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未解之谜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2020-12-31 09:08:33来源:网络 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今天我们来讲王直上岸的故事。

决心归国

王滶见到王直后,讲述了与胡宗宪相处几个月以来的经历,王滶认为,胡宗宪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值得相信。蒋洲,也在一旁不断强调着胡宗宪“免罪、授官、开海”的诺言。此时蒋洲也已在王直身边待了快1年了,取得了王直的信任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至于王滶汇报的另外一件事儿,剿灭陈东、徐海二人的问题,王直只是淡淡的说,他们懂规矩,我也懂规矩,现在他们虽然已经脱离五峰旗号,但还是我王直的兄弟,我相信,等我到了中国,要降、要战,也都是我一句话的事儿。

最后,终于在1557年四月,王直率领了一直庞大的“商贸代表团”外加五峰海军部队,从平户启程,十月才抵达舟山岑港。足足走了六个月,可见这支部队的庞大。

巡按御史

大家还记得3年前,1554年,42岁的胡宗宪到浙江时是什么官职么?

没错,正是一个七品小官——巡按御史。

讲到这里,我们简单的说一下,巡按,就是“代天巡狩”,御史,本是“记录历史的文官”,由于记录历史,其实是一种监督机制,比如著名的“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”,就是说,你君王杀了我,我也要在史册上记载“崔杼弑其君,赵盾弑其君”,好吧,你杀了我,换一个史官,新史官照写不误,再杀、再换、再写……只到君王放弃抵抗,从此在也不干做坏事儿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这个从商朝就有的御史制度可以说是中华文化发展的一面镜子,至于为什么是一面镜子,今后我会做几期节目专门讲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御史就演变成了监察官。所以,巡按御史,就是皇帝安装在各个地方基层干部中的“摄像头”。

明朝以前,“摄像头”是自带主机,可以深度学习,自我判断的的,并且和“国家”操作系统直接联网的,他是国家操作系统中的一个输入和处理节点。

简单的说,到了明朝,所谓的巡按御史基本上就是插卡式“摄像头”了,“摄像头”们记录在内存卡里的内容,我皇帝不一定每个都看,但我想找谁的茬儿时,就会调取某个“摄像头”的记录,所以,巡按御史要是弹劾谁,那基本上就是帮皇帝干掉谁找个借口而已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这个很可怕,是不是?呵呵,更可怕的在后面,你有没有想过那谁监督御史?当朱元璋问出这个问题时,他就创造性的发明了“锦衣卫”。那谁又来监督“锦衣卫”呢?这就是更具创造力的发明——东厂、西厂。被忘了,最巅峰之时,还有一个监督东厂、西厂的内厂……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好吧,这就是明朝疯狂的特务治国,这就是明朝皇帝疯狂“砸砖”的工具。砸砖论,就不在讲一遍了,没听过的朋友可以看总裁前面的视频(郑成功1-14)。

半路杀出个王本固

言归正传,别讲飞了。

1557年,王直到达中国时,眼看着“开海党”就要胜利了,结果半路又杀出了一个刚刚到任的巡按御史——王本固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他,是一个毫无掩饰的“禁海党”人,是嘉靖皇帝针对浙江官员们的“杀手锏”

而胡宗宪,是3年前,嘉靖皇帝针对浙江官员们的“无间道”

就当“无间道”按照自己的思路,即将完成任务时,突然被“杀手锏”强行打断了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王本固上奏嘉靖皇帝,王直商队真实意图不明,如果贸然让他们进城,恐有大祸!嘉靖皇帝和王本固的通讯,就像是打电话一样迅捷,几日之内,朝廷的旨意就下达到了舟山、定海一带:升级的一级军备,炮口对准王直船队,随时准备战斗!

此时的胡宗宪,心中一定是万马狂奔。自己突然就被“老板”嘉靖卖了。而被“出卖”的胡宗宪,此刻正奋斗在剿灭陈东、徐海的一线战场呢!

此处省略5000字

胡宗宪剿灭陈东、徐海的过程总裁不想讲,因为这里面是满满的阴谋、欺骗和挑拨,此处就略去5000字,说个结果吧,胡宗宪几乎不费一兵一卒,通过挑拨陈东、徐海两虎相争,几天之内,就全歼了大陆上的数万倭寇……具体的过程被记录在《西湖二集》这本书中,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阅读,但是,总裁讲一个《西湖二集》当中,与此事相关的小故事吧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话说,胡宗宪挑拨陈东、徐海的阴谋得以如此快的得逞,其中有一个弱女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——她就是徐海从山东抢来的烟花女子——压寨夫人,王夫人。王夫人亲历的胡宗宪使用《九阴真经》剿灭陈东、徐海的一切经过,和总裁一样,感到了深深的厌恶。最终,当“大事告成”之时,胡宗宪嘉奖夫人的方式却是将她许配给了手下军官,夫人说:“我平生薄命,又被徐海掳走,徐海虽然是贼寇,但他以心腹对我,未曾有失。我为国家,只得用计骗他,是我负了徐海,不是徐海负了我。我既负了徐海,今日岂能再做军官的妻子?”说罢夫人从投海自尽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哎,如果把我的大脑换成理科模式,我坚信,这个故事是《西湖二集》的作者编造的。而人文模式的大脑下,我却特别喜欢这个故事,就像前面讲郑成功的故事时,被我刻意回避掉的柳如是一样。即使是,风尘女子,如柳如是,如王夫人一样,尚知有“情义”二字;即使是,海上贼寇,如徐海、如王直一样,尚知有“规矩”二字……歪江湖,正道义,此言不假。而大明的朝廷,出卖“战友”、欺骗“敌人”的手段,确实太让人不齿。为了“正义”你就能“欺骗”你的敌人吗!为了伸张正义就可以用阴谋诡计欺骗世界吗!如果这个逻辑成立,那“正义”还能叫作“正义”吗?不食周黍的伯夷叔齐,一定是“古之愚夫”吗?浴血奋战的商王帝辛,一定是那个酒池肉林的纣王吗?第一个坏规矩的姬昌、姬发,又一定是“正义化身”吗?所以,总裁还是那句话,人类的社会是彩色的,只有故事是黑白的,忘记故事中那些“正义必胜”吧,从人性出发,从自己的内心出发,让书中黑白的故事,变成人生中彩色的世界,而不是让你的彩色世界,变成书中的黑白极端。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**黑白、彩色论详见:郑成功1-16

王直为什么上岸

如果把我换成彼时的王直,当我听说陈东、徐海被剿灭,看到戚继光、俞大猷阴那对准我的阴森森的炮口,再看到胡总督让我儿子写来催我速速上岸、保证不杀我的“血书”,我一定会立刻掉头突围,10年前,我王直能从双屿港突围,4年前,我王直能从沥港突围,今天我也一样能从岑港再突围!只要我王直回到海上,我就还是大海之王,还是“徽王”!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而当时的王直为什么不选择突围呢?而选择上岸呢?可能有人要说,王直上岸就是被胡宗宪的阴谋欺骗了,我说我如果是王直,就会选择立刻突围,完全是事后诸葛亮。但我相信史家们在惜字如金的史册中记载王直看到儿子“血书”后的一句话是有用意的。王直看着儿子的血书苦苦的笑着说:“傻儿子,朝廷不杀你们,正是因为我没上岸啊!”,史家也是想通过这个剪短的故事告诉我们,王直上岸,有他的打算和企盼。王直是在拿他的性命、拿他全家的性命、拿五峰集团的命运做赌注,一把梭哈,赌朝廷已经懂得“开海”势在必行,赌朝廷不会背信弃义!

历经劫难,通达了一切宇宙万象的真谛,才知“回头是岸”

简单的说,王直是在拿个人、家庭、企业的命运,赌国运!王直一旦上岸,个人、家庭、企业、国家的命运就绑定在了一起,杀我,国运完蛋,活我,得保国运昌盛!

这个说法听着有点夸张,但我为什么这么说,我们下期再讲。

(待续)